东方6+1开奖结果
站內搜索   
 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中心  安全生產  經營管理  招標采購  科技創新  黨群工作  企業文化  民生通道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聯系信息

地址:
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商業街路69號
郵編:276017
電話:0539-7108019

媒體聚焦
當前位置: 首頁>>媒體聚焦>>媒體聚焦>>正文

【媒體聚焦】山能臨礦開啟“大數據”時代
2019年08月30日     (點擊: )

本刊記者 徐天寶 通訊員 王學兵 崔鑫

《山東國資》2019年第八期

7月的微山湖,映日荷花別樣紅。

在湖畔北岸,山東能源臨礦集團王樓煤礦的專用碼頭上,運煤船從進港、稱重到出港,全程實現了“無人值守”,調度員在控制室內就能操作整個作業流程。

“我們將引進和推廣應用何滿潮院士‘110、N00’工法,爭取將郭屯礦在國內東部礦區建成第一個新工法礦井,并共同建設好何院士新工法工作站。”7月29日,在山東能源臨礦集團總部大數據中心召開的黨政領導班子工作例會上,臨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孝孔在觀看完菏澤煤電公司郭屯煤礦大斷面快速掘進作業線介紹專題片后表示。

據悉,采用視頻形式,實現集團上下內外的互聯互通、現場與會場的無縫對接,開創了臨礦云視頻、云管理融合應用的先河。而此前7月17日,宋振騏院士工作站、智能采礦臨礦學院揭牌暨課題合作簽約儀式剛剛在臨礦總部舉行。臨礦在推進智能智慧化轉型升級特別是產學研合作方面又邁出了新步伐

這一切,依托于臨礦集團從2016年開始的大數據平臺建設。

“在技術革命、管理革命‘雙輪驅動’發展時代大背景下,作為傳統企業的臨礦集團,必須通過深化技術革命發展生產力、深化管理革命調整生產關系,走出一條不依賴自然資源,而是依賴創新資源持續發展的轉型之路。”臨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孝孔對記者說。

布局

作為一個傳統資源性企業,臨礦也曾像國內其他煤炭集團一樣,長期依賴規模效益型、投資拉動型、速度擴張型的發展模式,這一模式帶來高速度跨越式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資產包袱沉重、經營管理粗放、轉型升級困難等一系列問題,

為了不再重復“昨天的故事”,臨礦集團率先推進大數據建設,堅持把握時代脈搏、踏準時代節奏,把大數據建設作為一項領先行業的工程,作為關系臨礦前途未來的百年大計,堅定不移地向前推進。

2016年4月,臨礦集團新一屆領導班子上任以來,以劉孝孔為班長的新領導班子帶領集團干部200多人,北上神華、西進晉煤、南下浙大,東赴紅領,開始了探求新技術革命、大數據革命優勢的“問學”之旅。

考察歸來,開闊了眼界,認識到差距,臨礦著手構建六大產業趕超對標體系。確立了“從集成創新、平臺創新、問題導向創新切入,用3年左右時間逐步完成自主知識產權”的轉型升級的原則,制定了以大數據為核心的“財務管理、安全生產、設備管理、人力資源、黨的建設”五大平臺建設方案,推出10大類26項重點工程,發布了《大數據應用發展規劃綱要》和《大數據建設方案》。使全集團數據資源橫向集成共享、縱向融合貫通,改變原來的金字塔型的層疊管理,打造起扁平化、共享型運營模式,最終使生產現場對接礦外市場。

同時,臨礦集團成立了新舊動能轉換領導小組,制定了《臨礦工業3.0+升級改造計劃》,投資10億元推進以10大類26項工業3.0+改造升級、“云上臨礦”建設為主要內容的新舊動能轉換工程。

“臨礦目前是山東礦井最多的礦業集團,煤炭賦存條件差,雖然采掘機械化程度較高,但全智能化還處于工業2.0階段。”劉孝孔對記者說,“多年來,臨礦的生產經營還是靠拼財力、拼設備、拼人力。面對新一輪工業革命,臨礦必須搶抓機遇,拿出騰籠換鳥、鳳凰涅槃的勇氣,以砸鍋賣鐵也要轉換新動能的氣魄,把臨礦目前的工業2.0轉型升級到工業3.0、4.0。”

3年過去了,今天的臨礦,開始讓大數據“說話”,讓大數據“管理”,在山東省屬企業中,臨礦集團率先開啟“數據治理”時代。

破題

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給出的定義,隨著云時代的來臨,在以云計算為代表的技術創新背景下,大數據技術的戰略意義不在于掌握龐大的數據信息,而在于對這些含有意義的數據進行專業化處理,提高對數據的“加工能力”,通過“加工”實現數據的“增值”。

2016年以來,臨礦實踐以五大共享平臺為基礎的大數據建設,并把大數據牢牢嵌入新舊動能轉換的重大工程和管理技術革命之中,集全集團之力,奮力打造領先行業的引領性工程,強化集團總部對各單位的風險管控能力。

2017年8月1日,臨礦集團財務共享平臺率先啟動建設;當年11月、12月,人力資源、安全生產共享平臺相繼建成。

2018年1月1日,設備管理、黨建共享平臺建成。

2018年3月23日,臨礦集團大數據—財務共享中心開始啟用,標志著以創新創造為資源稟賦、以大數據共享平臺引領高質量發展的“云上臨礦”正式駛入發展“快車道”。

“財務共享平臺將原本分散在臨礦基層單位的基本財務業務,集中到財務共享中心統一處理,通過網絡為分布在不同地區的基層單位提供標準化、流程化、高效率、低成本的服務。”臨礦集團外部董事、財務總監王軍向記者介紹說。

財務共享平臺,推動了財務工作向決策支持型、價值創造型財務轉型,通過共享設備大數據建設平臺,可為設備采購、調撥、調劑等提供數據支持,實現輕資產運行。

安全生產共享平臺,可實現安全生產管理信息的資源共享、預警分析等,為打造安全高效本質安全型礦井提供數據支撐。

人力資源共享服務平臺,可解放管理者,將更多精力放到人力的資源轉型、創新和優化上,為集團“三通道十二級臺階”人才攀登工程提供有力保障。

“財務共享中心的掛牌運營,標志著臨礦集團繼打造‘智能一線’、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之后,調整生產關系、‘智慧總部’建設邁出實質性步伐。大數據建設應用由數據集成融合應用向大數據挖掘、大數據分析、大數據紅利階段邁進。”臨礦集團大數據中心主任崔希國介紹。

財務共享中心打破了傳統會計核算的條條框框,再造財務組織和財務流程,使一些簡單的、易于流程化和標準化的財務工作,包括會計核算、費用報銷、往來核算、資金結算等,集中到統一的信息化平臺上,通過業務前置、制證前置、事前事中控制,實現財務核算顛覆性變革。

記者了解到,財務共享中心采用網上報賬、移動應用、影像電子雙檔案等先進技術手段,實現了報賬、初審、影像電子檔案管理、網上審批、移動審批、集中稽核、集中復核、集中結算、集中生成憑證、業務單據流轉實時可視、異構系統影像憑證聯查等流程化管理,使過去繁復的財務預算決算工作,可以讓機器人生成“一鍵報表”。

2018年4月,臨礦集團安全生產共享平臺投入使用。

2018年5月,臨礦集團人力資源共享平臺上線運行。

以大數據為支撐的“云端臨礦”呼之欲出。

“大數據共享五大平臺的集體入列,使得臨礦既可以盤活閑置資源、激活沉默成本,讓各類要素優化配置,又可以重塑組織架構、壓減流程鏈條,讓動力活力松綁涌流,管理革命和技術革命相融共生、雙輪驅動,必將大大提速新舊動能交織交換的進程,實現騰籠換鳥、鳳凰涅槃。”劉孝孔說。

成效

據統計,臨礦集團每天有50億元設備資產在運行,運用大數據診斷安全生產系統、診斷設備運行、分析產品市場,將是精準決策、高效管理最先進有效的辦法。

“大數據中心投運后,可以隨時掌握各單位生產運行情況,就如同觀察人的毛細血管。”崔希國自豪地介紹,臨礦發揮大數據在定制化生產、扁平化管理、信息化支撐、智能化控制等方面積極作用,全方位全角度激發“臨礦+互聯網”“臨礦+大數據”發展新動能。他們與浪潮集團合作,建立“剖析自問、顛覆自我、由上而下、內外交流、反復論證”機制,形成業務處室主導、內部技術人員配合、外部專家交流討論、多部門一體化論證、多維度綜合評審、集團領導終審拍板的方案確立流程,方案成熟一個推進一個。

大數據管理需要傳統生產的升級。臨礦集團拿出1.9億元資金,推廣薄煤層機械化、厚煤層智能化項目,引進一次采全高新工藝,初步形成田莊煤礦第一個薄煤層自動化采煤工作面、郭屯煤礦第一個厚煤層一次采全高工作面、株柏煤礦第一個急傾斜煤層機械化開采工作面和魯西煤礦第一個快速掘進成套裝備工作面。

同時,圍繞掘進、打眼、支護、巷修整體工藝,全面實施核心裝備和生產技術升級,單進效率大幅躍升。彭莊煤礦先行實驗應用掘錨一體機,實現機械化、自動化支護,無縫隙、無空檔作業。王樓煤礦建設的“一站化精準運輸”系統,變填單領料為網上下單、變定量配備集裝箱式運料為拼裝散運整裝運輸,成為井下物料供應的“高速列車”,實現掘進支護材料不落地。

而以古城煤礦、菏澤煤電、王樓煤礦為代表的“大數據礦山”建設,重點攻關機電提升、智能控制等,通過無人值守減員增效。古城煤礦主副井、井下皮帶系統全部無人值守。

深挖大數據“金礦”讓臨礦生產迸發活力。

以王樓煤礦第一個少人值守工作面為標志,臨礦全面開啟智能化值守模式,實現從“守崗盯靠”到“無人則安、智能運行”理念革新。同時,強化集控系統預警提示和智能分析功能,實現通風系統精準測風、智能調風和排水、供電、皮帶運輸系統經濟運行。

其中,以田莊煤礦為代表的薄煤層礦井,完成從全炮采、人工攉煤到薄煤層機采普及化革命性轉變,單產效率提升1.6倍,精簡采掘和輔助人員200人,改變了“增產必增人”的舊模式。集團接收武所屯、里彥和魯西礦三個監獄煤礦后,沒有向社會招收一名員工,三個礦的職工全部來自于該集團裝備“置換”重新整合的省內外各礦。今年全集團一線開始自動減人,截至今年5月底,省內礦井一線用工同比減少590人,人均工效達6.5噸/工,同比提升18%。

今天,臨礦集團正以“彎道超車”的發展態勢,步入山東大型煤炭企業第一方陣。

據統計,工業3.0+改造升級工程和五大平臺投用后,“十三五”末臨礦一線生產將從兩萬人減至8000人,生產服務將轉移1萬員工,“云計劃”將使人均工效、利潤、收入和創新成果領先國內同行業。

“作為傳統的采掘行業,在周期性的煤炭行業危機中我們體會到,人工降成本、人為增效益是有限度的,成本降到極限、安全風險則增大到極限;而新動能增大到極致、安全效益才能實現最大化,自動化、智能化開采、大數據、云管理創效潛力巨大。依靠老動能,我們只能一次次重復著‘紅火-蕭條-再紅火-再蕭條’的魔咒。臨礦只有依靠智能化、大數據造就的新動能走綠色、和諧礦山的新路子。”劉孝孔分析說。

“數說”

7月25日,記者在臨礦集團大數據中心看到,在“數說臨礦”的世界地圖上,臨礦集團目前在全球范圍的銷售情況一目了然,企業的營業收入、利潤、產量、權屬單位、職工人數等信息躍然圖上。

在安全生產共享平臺上,可對臨礦集團各煤礦“畫像”——既有礦井生產經營各項指標的具體數據和排名,也有礦井生產現場的視頻監控和圖解,還有針對煤礦的設備、環境等的動態診斷。

而在黨建共享平臺上,臨礦集團黨委啟動的黨建+大數據信息平臺建設,將黨建、紀檢監察、工會、共青團和信訪維穩等納入“智慧黨建”,全力打造黨建信息高效運行體制和服務職工動態信息體系,真正實現了“發展是硬道理、掙錢是真本事、黨建是大動力。”

“集全集團之力、之智,制訂好創建智能化礦山的臨礦標準,加快推進王樓、魯西、郭屯三個樣板礦,爭取年底建成臨礦的智能智慧化礦山樣板。”4月22日,在臨礦集團黨政領導班子工作例會上,劉孝孔進一步要求。這也是對臨礦集團在機械化、自動化、智能化應用上的一次“加油鼓勁”。

王樓煤礦率先將工業機器人理念變為現實。去年1月,他們通過開發程序,在集控設備上安裝具備智能模塊的微型機器人,實現了一鍵集控,兩個小時內,儀表上的100多個數據就會被傳回監控室。這個微型機器人每年可為企業減少人工成本40萬元。

而在今年初,田莊煤礦設備再利用中心新車間迎來了10位“機器人”,它們全權負責托輥生產,徹底把工人從繁重的勞動中解放出來,進一步提升了產品品質和礦區產能,大大降低了整體制造成本。這“10人”每年將為該礦新增營業額2400萬元、利潤360萬元。

“煤智”的同時,作為非煤產業支柱的臨礦山東玻纖集團,“智慧”也毫不遜色。在天炬公司車間,新上的AGV智能輸送紗車系統代替原有人工運紗方式,實現了運輸方式的智能化升級。這不僅提高了公司智能化水平,還杜絕了紗車運輸過程中因碰傷對產品質量的影響,達到了減員提效的目的,每條生產線減員15人,年節約人工成本120萬元。

去年12月30日,玻纖集團卓意公司8萬噸無氟無硼玻璃纖維數字化生產線窯爐點火。它利用互聯網、大數據、智能化等現代技術,通過大數據分析、智能化管理、自動化操作,實現了生產智能化、運營網絡化、管理信息化,標志著全球首家“數字玻纖”正式誕生。目前,卓意公司與山東科技大學共同開發的GFT-FRP柔性管道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預計今年將建成第一個管道“數字化”工廠。項目建成后,將延長玻纖產業鏈,為玻纖公司差異化產品競爭提供重要支持。

3年來,臨礦集團瞄準智能礦山發展方向,加快推進智能智慧臨礦建設,使以工業機器人為代表的自動化、智能設備應用“遍地開花”,100多個工業3.0+改造升級項目得以完成,集團上下形成了學技能、用智能、展智慧的濃厚氛圍。

按照規劃,未來4年內,臨礦集團將依托五大共享平臺,以數字化轉型推動管理架構和流程再造,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創建獨具臨礦特色的商業模式;同時運用大數據運營管理,形成臨礦的自主知識產權,建設專業化隊伍和產業化公司,以創造貼有“云上臨礦”標簽的價值和紅利……

“打造大數據臨礦,進一步提升工業3.0+改造升級工程和平臺建設境界,要上升到貫徹落實習總書記‘兩鳥論’高度,上升到落實省委省政府新舊動能轉換決策部署高度,確保各改造升級項目工程如期完成,推動臨礦工業發展內生性動力和成長性動力實現新跨越,探索出了一條大數據牽引、智能化運營、智慧化決策的高質量發展之路,為建設‘四個領先’的‘四富臨礦’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劉孝孔強調說。

記者觀察

堅定自信擁抱大數據

本刊記者徐天寶

當下,搜索中國經濟的熱詞,“山東”算是一個。

從2018年春節開始的對山東經濟社會發展的反思,因為山東領導勇敢地“自曝家丑”,更加引起全社會的關注。山東的經濟存量、山東的產業結構、山東的文化性格,甚至山東的飲食習慣,都被“暴曬”了一番。

梳理一下,首先是外因,山東在中國三大經濟圈中的位置,似乎決定了山東經濟的尷尬地位。鞭長莫及的長三角經濟圈與珠三角經濟圈不必說,就是置身其中的環渤海經濟圈,因為“東北振興”、京津“吸粉”,成為山東發展的掣肘。環渤海經濟圈雖然號稱潛力巨大,但是對山東來說,更多的是一個地理概念,短期內不會給山東的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實質性的輻射支撐。

內因呢,山東的經濟屬于典型的實體經濟,因為“實”,所以飽受詬病。尤其山東的國企,一直倚重于煤炭、鋼鐵、化工、制造板塊,很多時候被貼上“落后產能”的標簽,甚至自己都懷疑有沒有未來。所以,才有病急亂投醫,才有“脫離主業亂投資、投入金融賺熱錢、投入房地產賺快錢、脫實向虛”等種種行為。

問題和短板找到了,山東的后發優勢呢?換言之,山東經濟社會發展的“自信”在哪里?山東國企轉型升級的“自信”又在哪里?自信恰恰就在我們自身,在山東龐大的傳統工業實體經濟中,在基于大數據的工業互聯網對傳統產業的激活中。

在山東能源臨礦集團采訪,記者感受到了這種“自信”。

早在2015年9月,國務院就印發《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明確提出推動大數據發展和應用。但是,沒有實體經濟的支撐,一切都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可以說,工業互聯網正在給山東傳統實體經濟帶來最好的“涅槃”機會。

大數據不僅僅體現在“讓數據說話”“讓數據管理”,還體現在“數據是資源”“數據是資產”“數據是核心競爭力”上。臨礦集團由一個年煤炭產能不足100萬噸、銷售收入不過1億元、連續虧損28年的極端困難企業,近年來迅速成長為煤電、鐵礦、玻纖三大產業效能領先的大型現代化企業集團,大數據功不可沒。

大數據是應用技術,需要與之匹配的文化土壤和人文環境。就像我們期盼的工業4.0一樣,只有工業化、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一路走來,才能從1.0真正進入4.0時代。如果我們還處在文化的1.0狀態,思想解放沒有完成,思維方式沒有轉變,即使擁有了先進的4.0技術模型,一樣會“蛻變”為落后產能。

“思想變革、思維轉型是臨礦發展的第一動能,學習創新力是臨礦的核心競爭力。”臨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孝孔對此深有感觸。從2016年開始,臨礦集團安排干部職工將解放思想的課堂搬到對標企業,累計行程3萬多公里。在新一輪工業革命特別是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中,臨礦的核心競爭力和可持續贏利能力是什么?未來影響和制約臨礦發展的主要障礙是什么?臨礦怎樣創建和造就軟硬實力“雙領先”的體制機制?

問題一個個拋出,答案也一一浮現。“浙大歸來話升級”“華為歸來論創新”,3年多的高壓強式對標學習,正視差距、解放思想、創新變革、奮起直追,以推行自動化智能化和大數據工程為切入點,臨礦集團高質量發展找到了源頭活水。惟其如此,一個傳統煤炭企業才敢率先布局大數據,才敢開啟高質量發展的創新實踐。

在對劉孝孔的數次采訪中,記者感受最深的,是他講的一個故事。

由于臨礦集團總部在臨沂,主力煤礦大部分在濟寧地區,有時候需要從臨沂出發奔波兩個多小時去礦區參加早會。往往是凌晨3點多從臨沂出發,6點左右才能到礦區。這時候,他會跟司機說,這樣多好,我們出發時天是黑的,但是走著走著天就亮了。

或許,堅定自信、擔當作為,擁抱大數據、擁抱工業互聯網,山東傳統工業產業才會真正迎來“天亮”時刻,才能真正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要求的,“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山東能源臨沂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8054號
網站訪問次數:
在線投稿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东方6+1开奖结果 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百威2娱乐官网注册 及时比分500完场版 极速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 888sl备用网址 九亿娱乐手机端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秒速时时正规吗 6合必中软件安卓版 2人斗地主规则知识